老秦

叫我秦嗝嗝。

【风铃】求而不得

大概是为情所困。
...
 
我坐在木桌旁,拾笔勾勒着她的面容。
 
 
时已秋末,身旁樱花树不复初春时繁花挂枝头美景,余下花叶凋零大半,看样子再过些时日应会步入荒秃。
 
 
画上的她仍是记忆中那般俏皮,眼角眉梢带着止不住的笑意,耳侧似有若无的符文和眼间二痣却都给她添上温雅,挽袖折花时宛如天仙降世。
 
 
她性子烂漫,姑娘家家没想却生了个倔脾气,可心地却是好的,与她相处经常会感受到独属于她的那份甜而不腻的温柔,似乎花香也时常伴随在她的身旁,让人忍不住靠近,再靠近。
 
 
人族姑娘是否都于她一样美丽?我曾如此想过。但当我几乎踏遍人族大陆时才觉,原来世上唯有她一人能挑动我心。
 
 
大概是爱惨了她罢。
  
 
搁笔轻抚有她容颜的那张画纸细细打量,那画相似十分有九,缺的是一分灵气。

 
都说就算画的再像看久了便愈发想念真人。是啊,想念那份幽香,想念那份柔软,想念那份失去的温存。
 
 
枉我风天逸半生快活风流,到最后还不是天命难违求而不得。
 
 
呵,去他的天命难违。

眼眸微眯眸底映射出不甘,心底躁意涌动手腕使力攥皱画纸失控般扔至身旁废纸成堆处,继而泄气般抬手抚上自己的额头背靠椅圈长舒一口气,了了许久才张目将心躁意散去,紧接着又是无奈的叹气。
  
 
她不属于你,这一点你应该明白。
 
 
风天逸啊,你怕是栽了。
 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风天逸视角第一人称。
日常向丑丑的短打练文笔。
这东西大概是自戏吧。
嗝。